My friend, Igor

  • Time to read less than 1 minute
My friend, Igor

When I was living in Birmingham in 1999, my mate Igor from Moscow came to visit me.
He brought me 2 bottles of Vodka, 2 tins of caviar and 15 heavy metal CD albums.
Igor made dinner, we had pancake and caviar. We also downed the whole bottle of Vodka and finished a bag of tomatoes at the same time.

I've written the whole story in Chinese and submitted to the biggest newspaper in Taiwan, United Daily News.
Here goes:

我記得那年冬天我興致勃勃得在英國伯明罕車站等一位遠從莫斯科來的朋友。他千里迢迢來英國找我玩, 就為了我們很久前的一個約定。

說起這位Igor先生,我可是高中時就認識他了呢!那時很瘋重金屬樂,我們家裡跟附近的鄰居都長期被迫接受我眼中「來自天堂的樂音」。為了讓自己與眾不同,我還特別買了進口音樂雜誌,有模有樣得翻著後面的筆友欄,認真得挑選來自世界各國的重金屬愛好者,打算寫信跟對方聯絡,拓展自己的音樂喜好。千挑選、萬挑選之後,選定來自莫斯科的Igor先生。為什麼是莫斯科呢?不就是因為這個城市帶有前蘇聯的神秘感,聽起來好像有很多特別的重金屬樂團,而說穿了就是因為對那裡一無所知嘛... 開始跟Igor通信後,我們持續著交換音樂資訊以及生活八卦。數年之後我們約定,有機會一定要見面!

之後我到了英國,我也不忘跟他通信,還特別跟他提到我們在地理上變得更近了。直到有一天他跟我說,他要來英國找我玩,著實讓我雀躍不已!我喜孜孜得跟我的英國室友們分享這好消息,講得他們也高興了起來,直說他們也很期待看到Igor先生。

Igor先生有著亂亂蓬蓬的長髮,一副重金屬搖滾加上共產黨貌,身著黑灰色大衣,一般中等身材。雙頰白裡透紅,嘴唇豐厚、嘴巴緊抿。一口流利的英文夾雜著很重的俄羅斯腔調。

好不容易見面了自然有很多話可聊,但我心裡盤算的卻是不知該帶他上館子呢,還是親自下廚煮連我自己都不吃的菜給他吃?我可是躊躇了很久,才在市區觀光快結束時,勉強的說出我的猶疑。只見Igor爽朗得大笑幾聲,然後說他有特別從莫斯科帶來厲害的東西,晚餐就交給他了。真的有這麼好的事???

只見Igor熟練得從背包裡不疾不徐的拿出一罐不知是啥的粉末、兩罐魚子醬、兩瓶正宗俄羅斯伏特加。我的英國室友們可是在廚房坐成一排,一人一杯茶,像在戲院似的等著看好戲;我則是心裡忐忑不安,因為我沒看到什麼像是晚餐的食物,不知該如何應對。

Igor問我有沒有食用油、平底鍋、碗和一支湯匙?我還沒回過神來英國室友Carole跟愛爾蘭來的Louise已經專業得遞過來了。只見Igor先生非常不熟練得把粉末加水拌成泥,平底鍋放油加熱,然後將拌好的泥抓一塊丟到平底鍋裡。過了十分鐘,盤子上堆了一堆看起來像是薄餅的東西,每一張都滴著油。接著Igor拿出一罐魚子醬,打開後豪邁得挖了一湯匙,放在一張薄餅上,胡亂得包起來後爽朗得遞給我,說這就是我們的晚餐,他特別跟他太太學的。我慌張的回頭看了我的英國室友們一眼,只見他們也瞪大了眼睛,還居然有人摀住嘴巴一副要吐的樣子。我回頭看著Igor,手伸出接住滴著油的魚子醬薄餅,他用親切、期盼的眼神等著我親嘗他的美食,我即使再怎麼不敢吃海鮮,我也要吞下去。我怎能讓他失望呢???

Igor拿回我只咬了一口的魚子醬薄餅,氣定神閒的把它吃完,望著臉色發白的我說沒關係,他瞭解這道菜不是每個人都喜歡,真的不要緊。接著他把一瓶伏特加放在桌上,從口袋裡拿出兩個杯子,問我還有沒有別的東西可吃?我只有把冰箱裡僅剩的番茄拿出來了。

只見兩人一人一個杯子、一顆番茄,中間一瓶伏特加。我慌張得回頭再看了我的室友們一眼,只見他們一個一個笑得東倒西歪,連茶都倒了,真是氣死人。

Igor說,他今天要教我如何正確的喝伏特加,那杯子可是他特別帶來喝伏特加專用的。他邊說邊給我們倆倒了滿滿的伏特加,認真的說我們要吸氣、吐氣、吸氣、吐氣、吸氣、吐氣、吸氣、吐氣。待我那一口氣都吐光後,只聽他大叫一聲:趕快趁吸氣時一口喝光!!!我就照做了。

那種口腔、喉嚨跟胸口被火燒的滋味真是不知怎麼形容,叫也叫不出聲。正在痛苦時,只聽見Igor再喊:趕快吃一口番茄!!!我也照做了,的確是有一點滅火的功能。就這樣,我們一人一杯伏特加,吸氣、吐氣、吸氣、吐氣、乾!咬一口番茄,滅火!就這麼把一瓶伏特加喝完,把一袋的番茄吃光。英國室友們真的看了整晚的戲,對我的表現滿意得不得了,直說比買票去戲院看戲划算多了。

隔天起來頭痛愈裂、滿身「汽油」味,跟酒鬼們可以結拜。Igor神采奕奕,直說伏特加對身體好,天天喝有益身心健康。我氣起來只有帶他上館子了,吃吃好吃的當地食物是個不錯的選擇。只要不要再叫我乾完第二瓶,多花點錢吃好料沒關係。

一直到今天,過了這麼多年,我們還是保持聯絡。當時的魚子醬薄餅跟伏特加特訓,都是我們的美好回憶。

接下來,應該就是換我去莫斯科找他玩了。

我應該帶啥去給他特訓呢???